字級

分享

長銷圖書版權大轉移

  • 資料來源:王乾任
這兩年在出版市場上看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在市場上消失已久的作品,不斷有人翻出來重新出版。或由原出版社推出新版本,或由另外的出版社買下原來的譯本或版權,重新出版,不一而足。
 
台灣出版市場上頗有有一些長銷好書,在六一二大限之後,因為版權的授權問題沒有處理,或一些出版社關門結束營業,讓這些好書就此斷版,很是可惜。
 
或許有些朋友不知道什麼是六一二大限?在此簡單說明一下。過去的台灣,由於沒有加入國際版權組織,出版外國作品,可以不需向原出版社或作者取得中文版授權,只要台灣的出版人覺得某書的翻譯出版有價值,就可以逕自找人翻譯出版。早年台灣因為經濟仍處於發展階段,國民收入不高,為了保護國人閱讀權益,是以國家容許此一方式存在。並非台灣如此,不少國家都曾經歷過不用購買授權就可以直接出版外國書的本國翻譯本的階段(美國也曾經如此)。
 
後來台灣加入國際版權組織,於是有了日落條款,要求國內出版的外國作品,在民國八十一年六月十日以前,未經著作財產權人同意而就外國人著作所為之翻譯,於民國八十三年六月十二日以後,不得再行販售,只能販售到民國八十三年六月十二日為止,史稱六一二大限。

六一二大限那一年,非常多出版社舉辦拋售拍賣會,出清庫存。

六一二之後,還不習慣出版外文書必須付費的台灣出版界,放棄了許多現成的作品,令其斷貨絕版。

最近幾年,大概是大環境景氣不好的緣故,新書又過度供給,出版市場呈現紅海化,捉對廝殺得十分嚴重。不但起印量日低,暢銷數量不斷下滑,退書率也不斷飆升,於是開始有人將腦筋動到一些經典長銷書身上。長銷書的獲利穩健,每年總是能固定賣掉一些數量,是出版社非常重要的營業額來源。

據傳這兩三年間,不少台灣出版人開始向一些衰退、半歇業或已歇業的出版社,探問取得該書版權的做法越來越多,曾經手握大量長銷書版權或翻譯的出版社,例如桂冠圖書,近來陸續將手上的作品釋出給其他出版社,重新出版。

出版社最有價值的資產,除了人,就是圖書版權。碰巧接下來台灣將會有一大批出版社的主事者面臨退休,且後繼無人的狀況。這些老出版社手上都有不少精彩的長銷書的版權,勢必掀起一波搶購熱潮。

我猜未來將會出現一波出版社併購,買下無意繼續經營的出版社,將有價值的版權納入自己原本的出版社書系,重新出版發行。

透過併購的方式,可以快速的擴張出版社本身擁有的商品數量,減少出版時程(也是一種壓低成本的手段),增加營業額,擴張市佔率與消費族群,增加市場競爭優勢,不失為在超激烈紅海時代生存的戰鬥方法。

當然也可以不要分拆出版社,單純併購出版社,仍令其獨立運作,繼續出書,編營運編整頓。

未來有心投入出版產業的朋友,未必一定要從零開始,從無到有的打造一家出版社,也可以考慮在市場上尋求待出售之出版社。

面對供需失衡的出版市場,加上競爭者眾,從零開始的小出版社,除非選書與行銷能力非常強,否則極有可能被市場洪流稀釋或沖散。

此外,新出版社從零開始累積出版品,縱然單本銷售量不差,總體營業規模或業績還是不敵老字號的大型出版集團,雖說出版社的跳蚤化未必是壞事,然而透過併購出版社或收購已歇業出版社之版權,或加速收購市場上已經絕版斷銷,但判斷為足以長銷之作品的版權,重新出版,都是有助於出版人的營運利基,減少倒閉風險的作法。

去年得知有一家電子業投資的出版社決定停止出書,該出版社手上有很多好出版品,只可惜主事者不懂得行銷與成本管控,成本支出過多而利潤不足,總公司要求結束出版事業。最遺憾的是,將之提列為營運虧損,且不打算將出版部門分拆銷售。該出版社手上所擁有的版權,若能賣給專業出版人,重新包裝出版,投入出版市場販售,不但嘉惠讀者,原出版社也可以減少虧損的認列。

盼望未來有意結束出版社營運的台灣出版先進,可以考慮先出售公司手上的版權給其他出版人,莫讓好書就此斷銷,也可幫助有至於台灣出版業的朋友多一些營運上的利基保障,自己也可以多拿回一些投資成本。單單只是讓出版社結束,讓圖書絕版,實在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