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級

分享

職業作家的收入來源

  • 資料來源:王乾任

前不久,讀李長生的新書《吉川英治與吉本芭娜娜之間-日本書業見學八記》(網路與書),其中兩篇<日本稿酬古今談>與<版稅外的救濟法>,大談作家的收入來源,相當有意思。 然而,想到台灣與日本的國情殊異,他山之石未必全可借鏡,或可寫一篇談談台灣的稿酬與作家收入來源,以供出版先進與有志於投身寫作事業的朋友們參考、參考,評判一下,自己是否真有能耐加入寫作維生這一行。 一、出書賺版稅 當作家,當然免不了出書。 出了書,就會有暢銷夢。 然而,說實在的,眼前當作家,除了少數大牌暢銷作家外,能夠靠版稅維生的,少之又少。 書籍版稅,過去公定價是書價乘印數的10%,出書後付首刷量費用(一般是兩千本)。如果一本書訂價250元的話,版稅是五萬塊(還要先扣10%的稅,實拿只有四萬五,比一個資深軍公教人員的月薪還低)。然而,隨著景氣變差,不少出版社開始更改合約,出書後僅支付首刷量五到七成的合約越來越多(也就是兩萬五到三萬五),甚至有銷結,還有僅提供作者一定數量書籍(作者得自己賣書換錢)的合約出現。 然而,從提案、組稿、交稿、審稿、編輯、出版到收到版稅,最快最快也要半年,慢則一年以上也常有的事。除非每出一本書都固定能賣到兩萬本(五十萬,但這還沒計入為了寫書先行投資的各種成本。)否則這個年頭想要靠出書維生,是不可能的。更別說當前台灣,華文創作(包含各類型創作,不僅指文學)能賣上兩萬的恐怕沒有一百人(其中還不少是非全職作家)。 因此,出書賺版稅,只能當作作家的三節獎金看待(特別不少書大概都賣不掉首刷印量),絕對不能視為固定收入來源。不過,書還是要出的,而且要持續,有機會就要爭取出版,賺版稅,接觸讀者。更重要的是,書籍作品是作家的主要資歷,可以此作為洽談合作的實力證明。寫作人的最終目標,當然是成為靠版稅維生的職業作家,只是在此之前,必須儘可能開源,尋找得以支持自己以文字創作活下去的路。 二、報刊媒體稿費 近來,不是許多媒體都愛談上班族薪水凍漲嗎? 其實,最凍漲的,應該是寫手的稿費。基本稿費多年來不曾調漲不說,能投稿的報紙、雜誌刊物又日漸減少(報紙基本上還接受投稿,雜誌則幾乎封閉,僅邀稿而不投稿的居多)。既存的刊物,也因應讀者需求而增加插圖、減少字數。甚至有部份媒體,只提供欄位,而不支付稿費。再加上新人不斷冒出頭,寫作人想靠寫刊物賺稿費,是越來越需要動頭腦。 除了極少數暢銷作家與知名人士可以以篇計費,拿到一篇上萬元的稿費外,其他絕大多數「文字工作者」,稿費很難超過一個字五元(七角到兩元是當前的行情),至於篇幅,也少有能夠超過兩千字的(八百到一千五百字是當前媒體的主要寫作規格)。 不過,也不用太絕望。不景氣時代,作家寫手們賺稿費,投稿標準不要放太高,只鎖定檯面上幾大報的話,肯定很辛苦。 其實,各級政府單位裡,乃至一些法人團體,都辦有自家通訊刊物。這些刊物多半也可以投稿,只是由於不進入零售市場發行,加上發行量不多,不太為人所知。 政府單位出版品支付的稿費有公定標準(一般是一千字七百元,但非絕對),在景氣時代來看,的確低的可憐。但以如今可投稿單位越來越少,這些政府出版的雜誌期刊,倒是成為不吳小補的賺稿費區。 更何況,這些刊物多半投稿者不多,也蠻缺稿件的,有心寫作的朋友,不妨跑一趟國圖,認真尋找自己能夠投稿的刊物,蒐集相關資料,慢慢經營。也是一條路。 另外,積極一點,拓展海外華文報紙的投稿欄位,也是辦法。例如北美、澳洲、星馬香江(甚至中國大陸),都有華文報紙,都有可投稿欄位。 當世界都已經被剷平了,則寫作範圍不必一定在台灣,哪裡有欄位可寫就寫,想當專業作家的話,儘可能找到可曝光欄位,儘可能多寫好讓讀者認識,是很重要的基本功。 附帶一題,刊物寫稿最好能廣開言路,不要侷限於一種寫作領域。其次,儘可能爭取其他媒體轉載,轉載不用再花費勞力寫作,卻能有收入(雖然較少),還能開拓不同讀者群...(未完)

附加檔案